摘自 :30雜誌

 

年輕時的王偉忠像踩著風火輪的哪吒,樂觀、積極,比誰都勤快,26歲如願完成18歲在陽明山許下的志願:「要讓萬家燈火都認識我。」外界稱他為創意鬼才、電視教父,10多年下來,培養子弟兵不計其數,「偉忠幫」幾乎等於收視保證。

笑起來靦腆的陳志鴻,短短6年間,從小編劇竄升為《全民最大黨》製作人,每晚live播出的《全民最大黨》,全是他當天看完午間新聞後的即興創作,他的改歌功力無人出其右,能於半小時內改編完成,最崇拜的創意人是老闆王偉忠。

在台灣,沒有人不知道王偉忠,他應當是台灣電視綜藝節目史上「紅最久」的製作人。年輕時的王偉忠像踩著風火輪的哪吒,樂觀、積極,比誰都勤快,當助理時就體會到長官偷懶就是接手機會,「你要更努力,抓住機會,趁勢而起,才有可能成為接班人。」23歲時,月薪已達6萬多元,26歲如願完成18歲在陽明山許下的志願:「要讓萬家燈火都認識我。」外界稱他為創意鬼才、電視教父,10多年下來,培養子弟兵不計其數,「偉忠幫」幾乎等於收視保證。

在眾多子弟兵之中,不到30歲,卻能有超乎年紀穩重的陳志鴻令王偉忠驚豔,「他是豐田秀吉型的人才,等花慢慢開的那種,」王偉忠很敢用人,把《全民最大黨》交給這位小他22歲的後生晚輩。

兩人個性南轅北轍。王偉忠外放,講話像「連環泡」,溝通模式是不拐彎抹角,看到不對的事,直接開罵;陳志鴻內斂,話不多,以信任感讓邰智源、郭子乾等資深藝人甘願服他。不過,兩人也有共通之處,從小都愛畫圖,也愛看漫畫,養成以圖像思考串聯想像力的習慣,都是從助理、小編劇開始做起,不到30歲,就當上製作人。

陳志鴻跟了王偉忠5年。一開始,王偉忠看完他寫的腳本,只是客氣點點頭,也不罵人,「後來我才知道那都不行,因為他連罵都不想罵。」第2年開始,陳志鴻常常被罵。「我對誰愈兇,其實愈有感情,當我對你客氣時,表示我根本不想理你,」王偉忠說,看到晚輩的表現比期許還多時,是一種驚喜,「看著他們茁壯,你就會開心。」

即便天天開會,陳志鴻說,還是學不起來王偉忠的邏輯,「他變得很快,丟一個東西出來,快完成時,第二個又來了,我們在後面死命的追。」創意如何落實?如何累積創作能量?怎麼成為一名好的製作人?《30雜誌》獨家專訪王偉忠與陳志鴻的師徒對話。

Q:怎麼保持不斷開發新節目的活力?

A:個性使然吧!我的工作方式是創新跟開發,打下天下後,不喜歡守成,常常是觀眾還沒看膩前,我已經換了。我後來體會,觀眾有時候懷舊的厲害,不是那麼快希望你換掉,我現在比較可以接受這點。活力來自真心喜愛,能夠成為好的製作人,還是要非常、非常喜歡這個行業。這種半藝術工作,如果不歡愉自己,沒辦法歡愉別人,你要覺得節目就像愛人,他好的你記,他不好的你也記,就會充滿熱誠和活力。

Q:寫劇本創作很難,怎麼累積創作能量?

A:創意就是學問。就像演員一樣,演員的詞是他的膽子,作創作的人,學問是你的膽子,你有那個膽子,才能變化嘛!沒有三兩三,怎敢上梁山?做政治諷刺的東西,最起碼要對整個背景非常瞭解,不然上戰場風雨欲來,沒有膽子,要怎麼抵擋。

有學問的基礎後,創意人還要有自己的charisma(領導魅力),要對這個事情有個態度跟看法,就不會瞎創作。

其實一個創作人,大概一生也只講一個故事而已。拿我來講,我的東西都跟我所學的,還有從小長大的環境有關,我重人情世故,重溫暖,在中南部長大,所以我也重希望。還有我學的是新聞,從高中開始編校刊,所以對公眾事務非常熟悉,愛管閒事,對新鮮的東西好奇而敏感。

Q:什麼樣的人可以成為好的製作人?

A:製作人要有很浪漫的思想,但也要有自律的行為,不能反過來,很自律的思想,很浪漫的行為,那就完了。他得是個思想的好動兒,對思考永遠不滿足,同時,行為要自律,這才能執行。一個不能執行的製作團隊就叫「放屁」跟「胡謅」,一點意義都沒有。跟在我旁邊的製作人,會比較辛苦,因為我會有不安感,你講出來的我就要看到,如果做不好,我會幫忙找方向。

Q:你很兇,我們常被你罵個臭頭。

A:那是我很嚴厲,嚴厲是因為很急,我這個人耐勞不耐煩,不喜歡人家聽不懂我講話。如果不懂,可以跟我argue(爭論),有道理辯得過我,我就放;沒道理,等著被臭罵一頓。至於有沒有這個勇氣跟我辯,就看你們自己了。(笑)其實我不喜歡唯唯諾諾之人,但我希望你們能重倫理,懂得人際之間的分寸。

Q:罵這麼兇,你不怕我們跑掉?

A:你不能怕被罵啊!你到公司來上班,對老闆一定要瞭解,也要瞭解自己。你跑來跟我說要學做節目,我說為什麼?你說我有熱忱,不怕被罵,結果才剛罵兩句,就跑了,那活該。

中小企業就像個山寨,老闆非常人治的。我就走開明專制,我從不相信極度民主,民主是不希望有暴君出現,但極度民主可能有暴民出現,那怎麼辦?這可不是我說的,是康德的話。我很在乎一個人的筆,白紙黑字就是思想,一看他寫的東西,我就知道這個人幾分能力了。通常寫出來的東西有點意思了,我才會罵,那是我開始有感情了。

Q:製作團隊裡每個人都不同背景,怎麼讓不一樣的人,講一樣的故事?

A:兩個方法。第一個,每個節目都要有中心思想,這就是團隊凝聚的核心。《全民最大黨》的中心思想是打擊權威,老天爺灑豆成兵,我們不敢說我們是御史,但我們是弄臣,用好玩的方式提醒別人:「喂!你出糗了!」一個人如果不能被糗,一定是某方面的面子下不來,那會變成某種偏執,有偏執的人是能者,但不能是在位者,因為用偏執管理眾人會有危險。這就是我的中心思想,有了這個思想,就能集眾人之智。

第二個,團隊的管理不要複雜。我從來不需要你們跟我拍馬屁,這個可以省員工很多事,你看我們公司沒有甚麼鬥爭。為什麼?因為我不允許任何人在我面前講別人壞話,如果有,我就把他們叫來,問清楚,這很乾脆。如果不來跟我解釋,我宰了你。很多老闆會利用組織之間的矛盾,或製造一些組織裡的矛盾來管理,這很無聊,也無益。

Q:我覺得做《全民最大黨》最難的,就是要罵人罵得剛剛好。

A:所以我說寫東西要有文化底蘊,不能漫天亂罵,要拉月亮罵太陽,要有道理。做這個節目,要懂台灣、中國和外國的歷史,還有現在流行什麼,要創造什麼語言,也都要通。

罵人的劇本一定要能耍壞,才能打擊這些壞人這些王八蛋,但是不能亂罵,我最討厭刻薄,不能打落水狗。所以劇本要有起承轉合,什麼時候該賣學問,什麼時候該俏皮,什麼東西要炒點可愛,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壞,都有道理在,不能光是瞎掰。

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罵人方式。像小邰,他是高起來罵人,所以必須多學問;九孔從來不讀書,就是用小痞子的方式罵人,這沒有關係,但是就永遠都扮演那種角色。最好的演員,是上能托天,下能掏糞;能夠忽高忽低,亦莊亦諧,這就是天下第一等。不過從以前開始,這種人我就沒看過幾個,在我眼中,陶晶瑩是真的很不錯的。

Q:在這個產業裡,你希望我們怎麼做人?

A:哈!我自己做人爛透了。在這行業裡要能開花,需要肥沃的土壤。我們如果是種子,電視台就是土地,真的有時會遇到好的長官,因為真心喜歡你們這些孩子,覺得努力、認真又好玩,所以他給你一個肥沃的土壤,幫助你把花開起來,那很棒,但是如果遇到不肥沃的土壤的時候,花可能就開不起來,可能還會因為才華遭忌。

Q:那怎麼辦呢?

A:怎麼辦?最後就不要幹!我認為真英雄是一個樣子,表裡一致一輩子。我也曾經遭遇這種事情,電視不行,我做廣播,廣播不行,我再回來做有線電視。人生何處不開花,這麼幹了三十多年,我又沒餓死。

不過,話說回來,我不希望你們像我這樣,如果溫文儒雅也能打天下,何必這麼辛苦?我的個性其實吃了很多虧,因為會碰到小人,小人跟泥鰍一樣,跑來跑去,等你找到都氣死了。

Q:你遇到人生低潮的時候,都怎麼辦?

A:基本上我不跟人家鬥,會另闢戰場,因為鬥沒意義。遇到挫折和人生低潮,沒關係!打開你的人脈地圖,所有做的事情都不可能白費,看看誰可以幫你,老人講的沒錯,出外靠朋友。我也是用這個方法,打開人脈地圖,看誰能幫幫我啊。後來這種關係久了,我常幫助別人,人家也常幫助我啊!所以就好很多。

人生得意時多做事,不得意時多讀書,把身體練好,因為身心健康是所有事情的基礎,心裡有時會因為生理而改變,讓自己身體好,隨時準備再出發,這是基本功,你們有空的時候,來找找我聊天,沒空的時候就看看書。(賴韋廷/整理)

你要覺得節目就像愛人,他好的你記,他不好的你也記,就會充滿熱誠和活力。

常被罵不是寫得不好,而是偉忠哥認為,寫政治諷刺,不能像打落水狗,太犀利或傷到人。

接班人:陳志鴻

1979年生。現為《全民最大黨》製作人,曾做過《集樂台灣》執行製作、《全民亂講》編劇、《全民大悶鍋》編導,喜歡把嚴肅、無聊的事物變得有趣,即興創作的能力讓他成為新生代製作人。

傳承者:王偉忠

1957年生。26歲如願成為知名電視製作人,從《連環泡》、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,到風霏兩岸的《全民亂講》系列、《康熙來了》、《超級星光大道》等,20多年來,王偉忠牽動無數人的喜怒哀樂。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