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Cheers雜誌

去年1220日,范逸臣站上台北小巨蛋,一週前,同樣的場地,是天王級的劉德華在舉辦個人演唱會。

一上場,一句「爽嗎?台北!」的問候,立刻引爆現場所有聽眾的情緒,以及對電影《海角七號》裡失意「阿嘉」在昏暗電線杆下砸爛心愛吉他、咒罵台北城的記憶。

30歲前,范逸臣歷經了人生從偶像歌手直線落下的洗禮,竟又戲劇性地以一部電影、用演員的身分,扳回人生的發球權。看似不可思議的歷程,其實背後述說的,卻是人在面對絕境下,如何探索自我潛能、然後意外發現第二專長的可能性。

探索的起點,對范逸臣來說,來自無法突破的歌手事業。

面對:找不出癥結點,就乾脆去做別的事好了

對於習慣掌聲的演藝圈來說,不上不下,有時候比低潮還難過。2004年,才出了第3張個人專輯《愛情程式》的范逸臣,竟就遇上發展的瓶頸。

唱片銷售失利,加上路邊小便的負面新聞,讓「范逸臣」3個字一下子變成一個失色的名字。「對他來說,你說紅?小紅;你說低潮嗎?又還好。兩者相錯就成了一種很尷尬的情況。」3年前,與范逸臣合開了「低調」餐廳的友人安建誠提出他的觀察。

在那段說紅不紅的時間裡,范逸臣回想:「曾經想過放棄藝人這個身分,尤其每當遇到挫折時,就會有想要一走了之的念頭。一直努力地做,卻始終得不到想要的回報,到底問題出在哪?找不出癥結點,就乾脆不要找,去做別的事好了。」這樣的聲音在心中浮現不下數百次,腳步提起又放下,「始終做不了離去的決定,還是告訴自己再試一次看看。」

就像很多人因為生存焦慮跟危機意識觸動對第二專長的需求,「除了唱歌,我還能做什麼?」「歌手」范逸臣開始思索自己其他前進的方向。

2006年,他演出電視劇《寶島少女成功記》中保鑣角色。初試啼聲,掌聲不多,當時看過的觀眾現在回想,可能也沒有太深刻的印象。

但范逸臣卻大嘆:「當演員比當歌手辛苦太多了!」他記得一場倒吊鋼絲的戲,就讓他這個戲劇新鮮人嚐盡苦頭。戲中飾演保鑣的范逸臣為了展現好身手,被車撞到後還得360度高空翻轉,毫髮無傷落地。

爆發:7年功力的蓄積

第一次嘗試戲劇表演,范逸臣不是沒有心理準備,但即使為自己打下千百次預防針,每一次出現「演技差」3個字的無情批評時,還是讓他信心潰決。

「我有被罵的準備。但被批評時,內心還是會興起:何必淌這場渾水呢?」范逸臣描述那時候的心情。

後來一個念頭轉變了他,也讓他持續往戲劇這條路上探索,連帶積蓄後來演出電影《海角七號》的能量。

「演員來錄歌也是被打槍打到爆,只要盡力而為就好,畢竟有許多人擠破頭想要這個機會還得不到,」剛到30而立之年的他,用一種成熟的語調談著4年前的自己:「我就放鬆心情去演,一次兩次之後,一定會進入狀況,如果連一次機會都不給自己,永遠就只能守在歌唱的領域。」

心理層次的堆疊與轉化,讓他的演技慢慢從生嫩到自然,也使他受到果陀劇場導演梁志民的青睞,邀請他參與連續劇和舞台劇《我要成名》演出,與高慧君和唐從聖同台競技。

「很多人反映范逸臣從《我要成名》舞台劇後成長許多,突飛猛進很多,這跟個人經歷與接觸愈來愈多有關。」豐華唱片宣傳鄭昭仁提出他對范逸臣的觀察。

這一路的探索,從最初就交雜著范逸臣自覺人生與事業不該如此陷入絕境的「不甘心」、「不認輸」情緒,相信因此讓導演魏德聖在選角時,從范逸臣身上感受到與劇中主角相呼應的個性。

「第一眼看到范逸臣,印象仍留在蓄著長髮的情歌王子模樣,甚至有點娘,覺得『阿嘉』的角色似乎不太適合他。但在交談後,發現他有一種狂野本性,以及過去累積下來的沉澱,才決定試試看,」魏德聖解釋當下的考慮。

於是,一個堅持電影夢、「準備找一群不甘心的人,將他們的力量爆發出來」的中年導演魏德聖,遇上一個「給自己爽一次機會」的失意歌手范逸臣,這樣的組合不但刷新台灣國片成績,也讓范逸臣得以靠票房基礎,對所有人宣告:「我也會演戲!」

從結果面來看,沒有人會反對魏德聖有一雙慧眼,可是另外一半理由,也來自范逸臣拼命擦亮自己這部份的能力。「當初決定爭取演出,的確因為腳本和角色很吸引我,但另外一個重點,這是一部電影!」他不在意自己並不是第一順位被考慮的人選,只希望從電視劇、舞台劇到電影,可以再擴大學習的地盤。

「從開始的青澀到現在的男人味,這兩年沉潛對他來說是很好的充電。在那個階段,他沒有其他事情,可以專心揣摩劇中的角色。」從范逸臣第一張專輯即主導宣導事務的豐華宣傳部協理謝天齊,形容拍攝《海角七號》期間的范逸臣。

何況,這個角色的心路歷程就像他自己:「遇到一個好角色算是幸運吧!所以我更要去爭取,做到更好,」范逸臣說。

新生命:多了自信,但我沒有改變

透過《海角七號》,范逸臣獲得從未享受過的掌聲,回答問題總是思索一下才出口的他,如何看待目前的自己?

「改變的不是我,而是周遭朋友對我的看法與期待。我唯一的改變就是多了一些自信。但那些自信不是在日常生活中就看出來,只有發生某一些事情時,自信才會跑出來跟自己講話,」他回答,「所有人看到我改變,但我沒變啊!有人說我現在唱歌很好聽,但我7年前唱歌就這樣啊!」

雖然說自己「沒變」,但發現表演的第二種能力確實給予范逸臣新的生命張力。

對他來講,這是個突破自我局限的里程碑,「一個歌手演了戲,才成為一個全方位藝人,」他說。

「演員」與「歌手」兩種能力看似各自不同,卻可以相互加分,如同演過電影後,范逸臣認為自己不管譜曲或唱歌都更有畫面,融入角色更快,因為愈來愈懂得如何去拿捏、設定一個角色的個性和狀態。

在戲稱彼此有革命情感、也是命運共同體的經紀人高坤成眼中,高峰、低谷,一路迂迂迴迴地走來,范逸臣其實一直是范逸臣,「不管事情變得如何,高低起伏,他還是他自己。抱持對音樂、演唱堅持的執著,身為夥伴的我也因為這樣的力量而感動。」

準備再拍一部電影,挑戰更難的演技,是范逸臣今年的重點計劃之一,說起未來目標,范逸臣沒有架子與驕氣,侃侃而談時自然流露的表情,讓人不禁將眼前的他再度與阿嘉的角色重疊。

電影裡沒有交代阿嘉再度上台演唱之後的發展,但在現實世界中,勇於「給自己爽一次機會」的范逸臣,終於讓自己再次站上舞台的中央。

採訪後記:果然赤子之心

去年1226,范逸臣站上小巨蛋、開了生平第一場演唱會後的第一個星期五,接受《Cheers》雜誌的專訪。因為上一個通告提早結束,范逸臣、經紀人高坤成和宣傳鄭昭仁一行人,比原來約訪時間早一個鐘頭到達華山創意園區。

為了呈現范逸臣第二專長的樣貌,《Cheers》特別將攝影棚搬到華山創意園區,同時為了讓范逸臣能在採訪時完全放鬆,也在現場準備了他最喜歡的樂團「槍與玫瑰」(Guns N' Roses)的最新專輯《民主大中國》(Chinese Democracy)。

就在準備接音響時,始終找不到電源接頭。沒有架子的范逸臣馬上蹲下來,東摸摸、西摸摸,幫忙找尋沒反應的原因,親切猶如鄰家的年輕人。

拍照時,為了表達出范逸臣體內的搖滾基因,攝影師要求他拿著刷子及吉他往上跳。為了呈現最佳狀態,攝影師一而再、再而三叫范逸臣往上跳,有一次他往上跳時,攝影鏡頭還在等待閃光燈回閃而沒有拍攝,讓跳到一身汗的范逸臣直呼:「真是『莊孝維』!」跳到第10次時,他終於忍不住用台語大喊:「這樣跳,是不會累喔!」

一場採訪,看見范逸臣親切的一面,也遇見他赤子之心的一面。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