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遠見雜誌

大陸江西省一向被多數台商忽略,過去30年來也不是大陸首要發展的省市。但是近幾年,江西卻發展出中國太陽能產業的龐大聚落。

尤其是來到江西省人口約100萬的新餘市,你會懷疑自己是否站在幻想和現實交會的地方?

 

在這個繁華與現代化一點也趕不上北京與上海的大陸三線城市,卻是「中國矽片之都」,沒有想像中太陽能電池板裝在家家戶戶的屋頂,一排接一排閃閃發亮的情景,有的只是馬路旁大片大片裸露紅土地,騎著資源回收三輪車的婦女,慢慢踩著踏板從眼前經過。

 

但是不用懷疑,這裡正是貨真價實、世界第一大多晶矽太陽能廠的所在地,多晶矽片年產量高達1000兆瓦,占全世界的15%。

 

這家公司叫賽維,成為業界老大的日子也沒多久,就在2008年8月23日。而且隔了兩個月,《2008胡潤百富榜》公布,賽維的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彭小峰榮膺中國第四大富翁。儘管,金融海嘯讓他的財富縮水69%。名次還比前一年挺進兩名。

 

至於台灣人比較熟悉的大陸太陽能公司、尚德電力董事長施正榮,則位列第八,還比彭小峰落後四名。

 

快速崛起的賽維,已被全世界視為「太陽奇蹟」,是能源界突然竄起的一匹黑馬。

 

2005年賽維才成立,2007年就赴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,集資4.69億美元,是2004年以來在美融資金額最高的中國企業。

 

以「陽光照耀未來」為企業靈魂的賽維,三年來也展現了十足的爆發力,成立第一年的營業額是8億多人民幣,隔年便成長到40多億,今年更達到120億人民幣,幾乎每一年成長三倍,堪稱奇蹟。

 

2008年底,賽維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可再生能源企業,要跟賽維買矽片的訂單,來自尚德、台灣的茂迪、益通、昱晶,以及德國Q-Cells、日本Sharp等,已經排隊排到2018年。

 

但最令人驚訝的是,創辦人彭小峰今年才33歲。

 

出生江西農家 做手套起家

他出生於江西省吉安市的一個小農村,沒有顯赫家世背景,不過也沒有經過特殊的苦難。已婚的他,現有兩個小孩。

 

自從成為能源新首富之後,各界無不對這位突然竄起來的陌生名人深感好奇,然而內向的彭小峰,對於媒體的態度卻很保守,年輕的女記者來採訪他,有時訪問結束,他還會揚起手上的戒指說:「我結婚囉!」好杜絕不必要的困擾。

 

這位年輕企業家雖然財富傲人,全身上下卻沒有一件奢侈品,穿著一般的襯衫,圓圓的臉上戴著無框眼鏡,一笑起來,像個一臉和氣的大哥哥,沒露出一絲少年得志的傲氣,從打扮到氣質,其實更像是小職員。

 

「就像江西老表一樣誠實和憨厚,」一位賽維員工這樣形容他。

 

然而彭小峰的第一桶金,是在蘇州賺到的,而且做的是手套。

 

1997年,彭小峰離開家鄉,身上帶著2萬人民幣到蘇州,做起了勞動防護手套的進出口代理。幾個月後,他從外貿轉向開工廠,成立柳新集團,接著一路從針織手套、化工手套、材料手套,擴展到勞動安全服裝、眼鏡、口罩等。創業七年後,柳新集團便成了亞洲規模最大的勞動保護用品生產企業。

 

他知道,這個產業已經是非常成熟的產業,不可能有很大的發展。於是,他開始尋找新的投資方向。

 

看到太陽能契機 花兩年研究

有一回,為了做反光背心去歐洲出差,無意間知道歐洲正在對太陽能發電進行立法,彭小峰看到了可再生能源的契機,這可能是他「可以做一輩子」的項目。

 

於是,從2003年開始,他將蘇州工廠委託父母管理,一個人花了兩年時間,弄清楚太陽能產業的過去與現在,並希望能一腳踩進這個明星產業的未來。

 

轉進太陽能後,彭小峰並沒有結束手套工廠,柳新集團江西廠就蓋在賽維廠的隔壁。

 

彭小峰只是中專生畢業,如今成為太陽能產業的專家,全靠自修。後來為了加強自身的管理能力,另外才又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念EMBA。

 

在工廠內,彭小峰總是不時踩著急急忙忙的腳步,看到辦公室內白天開著燈,還會訓斥員工:「這樣很浪費。」

 

他更是標準工作狂,不但每天上班到半夜12點,還隨身帶著黑色大公事包,裡面裝著簡單行李,若需要出差,馬上能提了就走,一刻鐘也不浪費地搭上飛機全球跑透透。

 

超節儉 清楚規劃各階段目標

除了拚命,他還超級節儉。常常跟著彭小峰飛來飛去的賽維總裁辦公室副主任姚謙說,彭小峰在機場時從不去餐廳,因為要花錢,他總是到貴賓室,泡碗泡麵果腹。「還會順道幫我泡一碗呢,」姚謙笑著說。

 

兩人出差上館子,如果不是請客戶吃飯,彭小峰只會點兩個菜,還吃得乾乾淨淨。

 

「節儉,好像是企業家的通病,尤其是華人,」聽到同事笑他太節儉,彭小峰自嘲似地這麼說,一點也不認為自己特別。

 

彭小峰又有哪些管理特質呢?首先,他對數字相當敏感,也喜歡記帳,在訪談時,只要一談到跟太陽能產業有關的數字,就特別來勁。這或許和他從小數學好有關,15歲那年,彭小峰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上江西省外貿學校,當時他的數學得了滿分。

 

因此,創立賽維之前,他把什麼階段要做到什麼,在心裡沙盤推演,早已算得一清二楚。

 

不過,在建設落後的新餘市,這個超級節儉又拚命的創業家,展現的卻是驚人企圖心。

 

2008年11月底,賽維舉辦第二屆運動會,老天給了個大晴天,員工展現出熱情奔放,以及奪冠時奮力一搏的剽悍精神。運動會一開場就先來段街舞表演,新餘高專太陽能系的學生兔跳、背旋、鞍馬接風車,看得彭小峰目不轉睛。

 

那眼神跟他要追求的願景一樣篤定:「要把太陽能發電的成本,降得比常規能源發電還要低。」

 

賽維的全體員工都知道,「彭董」為這份誓約,已經定下五年之內達到的期限。

 

彭小峰有魄力 政府剷山支持

來到賽維面積一萬畝的廠房,這裡正是世界最大太陽能矽片的心臟,若以時速35公里開車繞一圈廠區,得花上12分鐘。

 

廠區內,3000位女工手眼並用,不停地篩選著純度夠高的矽料;一條條價值百萬美元的鉬線切割機,也毫不遲疑切割出一塊塊正方形的矽塊。

 

從融化矽料到矽片包裝,一萬名員工分日夜三班,夙夜匪懈打造著彭小峰的願景。

 

賽維能像光速般快速發展,雖和全球太陽能產業每年40%~60%的急遽成長脫不了關係,然而,成功並不是往碗裡夾菜這麼簡單。

 

「彭小峰有魄力,敢做,」在江西設置昇陽光電董事長的台商彭金龍就很佩服彭小峰,他的太陽電池新廠,也設在賽維隔壁。

 

更讓彭金龍羨慕的是,江西政府對賽維的大力扶持,「有方法的人可以拿到很多資金。」

 

例如賽維廠址所在地,原本有兩座大山,兩個月之內,新餘市政府就把兩座山剷平交給賽維,而且提供雙電路,保證絕不限電、限水。

 

工研院太陽光電中心主任藍崇文則分析,賽維以規模取勝,在一開始是對的策略,這讓賽維過去一年得以在全球太陽能公司中,躋身高獲利族群。

 

這也是為什麼彭小峰會說:「賽維還沒成立,就以世界第一為目標。」隨著規模不斷擴大,產量不斷增加,平均成本便可持續降低。

 

能力、團隊和時機 完美搭配

彭小峰認為賽維另一個成功的關鍵,在於卓越的整合能力。

 

美國上市取得全球資金,加上有個超級國際化的團隊,「又碰到了一個很好的行業,這個行業在過去三年每年成長60%以上,是成長很好的時機,」彭小峰說。

 

彭小峰貌似平凡的外表下,隱藏著旺盛的企圖心。明年,賽維還將繼續「點矽成金」,往太陽能產業更上游、更奇貨可居的矽料發展。

 

太陽電池的七成成本來自矽片,太陽矽片五成成本來自矽料。有鑑於此,賽維今年就會量產矽料,預計明年會有5000~7000噸的生產,總產能為1萬6000噸。

 

目前,全世界每年多晶矽料的總產量不過10萬噸上下,賽維要在一年之內就要達到世界近1∕6的產能,彭小峰再度展現霸氣。

 

矽料新廠也是廣達一萬畝,計畫招募3萬名員工。日前每逢週二招工日,門口便排著長長人龍,與周圍因金融海嘯而人去樓空的電子廠,形成強烈對比。

 

去年底才剛在北京見過前美國副總統高爾的彭小峰,返回新餘時,特地抽空接受《遠見》專訪,分析自己的成功、如何讓太陽能普及的理念,以及金融海嘯的影響等。以下是專訪摘要:

 

省政府支持 打造矽片之都

《遠見》問(以下簡稱問):為何選在新餘市這個地方設立公司?

彭小峰答(以下簡稱答):我本身就是江西人,生在新餘隔壁的吉安市安福縣,這是一個原因。另外,我們做晶圓的,對電力的掌握要比較穩定,而且我們剛開始時缺矽料,大部分的矽料是從全世界半導體業剩下來的矽料回收的,需要比較多的人力,新餘市的勞動力比較便宜,再加上這裡的電力有保障。

 

問:江西省政府曾誓言要把新餘打造成「中國矽片之都」,一旦成真,對整個中國的意義是什麼?

 

答:我們的確是獲得江西省政府大力的支持,沒有這份支持,我們不可能有這麼快速的成長。不只是省長,省裡的各個部委、新餘市的各個部門,都很支持,這和江西招商環境的開放分不開。

 

太陽能產業70%成本是矽片,使得現在太陽能發電成本偏高。而且目前全球太陽能產業發展的瓶頸,仍然是矽料和矽片的供應量不夠、價格過高,如果能解決這一塊,對中國、對全世界都是很大的貢獻。

 

預估5年內 太陽能電價降

問:你覺得太陽能發電的價格大概要降到多少錢?才能比現有的發電方式更具競爭力?

答:目前太陽能發電約一度3到4毛美元,如果能降到1.5毛,就在很多國家相當具有競爭力了。

 

本來我們預計五年內可以達到,這次金融海嘯,很多材料的價格大幅下降,包括鋼鐵、銅和矽料等,有可能讓成本跟著下降,原本要5年的時間,可能會提前兩年。

 

問:你怎麼看全世界太陽能產業的發展?尤其是現在全球經濟不景氣,一旦政府減少對太陽能發電的補貼的話?

答:任何大的產業,都要獲得政府支持,太陽能產業尤其是,如果未來的發電成本能夠降到一度電1.5毛美元,已經低於一般電價,就不需要政府任何的補貼,便也有了足夠的競爭力。

 

問:賽維在這個過程中,會變得很有影響力嗎?

答:太陽發電一度電只要1.5毛美元,可能不是很久以後的願景,我們已經看到這個趨勢離得很近了。

 

如果是五年以前,你問我太陽能產業有沒有發展潛力,我不敢說,但現在已經看得到,這種潮流是無法逆轉的,儘管各國政府對太陽能發電的態度不一樣。

 

現在太陽發電比較貴,是因為太陽能產業程度化相對比較小,就像手機剛推出時,一台要4000美元,現在降到只要40美元。

 

太陽能產業化程度愈高,成本就愈低,而且原材料陽光,幾乎是零成本,所以產業的投資成本初期會大一些,後來會愈來愈低。

 

產矽料降成本 樂見產業做大

問:將來用電若以太陽能為主,會帶來哪些改變?

答:太陽能大量使用後,會大大改變人類的歷史。一個是發電方式的改變,像北京奧運會整條街的街燈,全是用太陽能,江西省的交通號誌燈也全是用太陽能。

 

賽維在5月份贊助一個歐洲汽車「SolarTaxi」,是太陽能車,從瑞士出發,經過15個國家,開到昆明、新餘,再開到韓國去,不靠石油,只靠太陽光,晴天時可開300多公里,雨天也可開100多公里,完全沒有污染。

 

賽維還接到歐洲奧迪汽車的一個訂單,在車頂裝一片小小的太陽能電板,為電瓶充電,而且可以讓車子裡面的溫度保持恆溫。

 

問:你現在的生活跟成立賽維之前,最大的不同是什麼?

答:沒什麼不一樣,就是忙。上市之後,變成公眾公司,工作時間更長了,因為太陽能產業發展太快,壓力非常大。

 

問:賽維決定投資生產更上游的矽料,原因為何?

答:降低成本,把矽料的成本降低,才有可能降低太陽發電的成本。目前矽料的供應還是很大的瓶頸,多由外國控制,我們希望中國人在這一塊也占有位置。

 

問:大陸現在有十幾個省分如山西、河北,也積極發展太陽能,它們會成為賽維的對手嗎?

答:這個產業有更多的人、更多的公司參與、更多的資金投入,是很好的事,才能把產業做得更大。目前,太陽能產業還是很小,所以參與者不嫌多,只嫌少,好做到規模經濟,把成本降下來。

 

洞見金融危機 團隊國際化

問:現在許多銀行面臨金流的窘迫,你有沒有觀察到太陽能產業正面臨著資金不足的情況?

答:太陽能產業因為擴張得很快,資金的需求又大又多,所以小的企業就會受到限制,若技術上沒有優勢,也會感受到壓力,但這很正常,所有的行業都這樣。

 

問:賽維有沒有受到金融海嘯的影響?

答:這次金融海嘯是全球性、系統性的風險,沒有一家公司可以獨善其身,對各個公司的影響有大有小,有準備的公司,影響就小一些,賽維的訂單已經排到2018年,現金狀況比同行好一點,算是比較幸運的。

 

幸運的是,就在雷曼兄弟倒閉前一天,賽維發行2億美元的海外增資,好多同業晚我們兩三天,募資都沒成。而且,在4、5月的時候,我們還發行了4億美元的高級債券,充分儲備了過冬的糧食。

 

其實在正常情況下,企業發行4億美元的高級債券後,通常不會再做募資,但我們警覺到市場比想像中糟,臨時決定增資2億美元。

 

問:對於賽維的團隊,你的期望是什麼?

答:我們是全球性的公司,美國、歐洲都有辦公室,製造在江西新餘,將來在新加坡還要蓋一個研發中心,台灣若有需要,政府也開放的話,也能設個辦公室(呵呵)。

 

我們的人才也很國際化。財務長來自台灣,在台灣各大企業工作過,現在是美國籍,在加州負責美國分公司。佟總(賽維總裁兼首席運營官佟興雪)是華裔美籍,負責生產的高級副總裁是義大利裔的美國人,研發總監是日本人,技術長在德國留過學,後來又到美國工作,是美國籍的大陸人,其他還有澳洲人和新加坡人。

 

問:為什麼你要組成如此國際化的團隊?

答:我一開始就把賽維設定是國際級公司,才會到美國上市,從資金的來源、設備技術、目標市場,都是全球性的,管理團隊自然要是世界級。

 

問:你非常年輕,賽維的團隊是否也很年輕?

答:相對比較年輕,平均年齡大約30多歲。財務長年紀比較大,事實上,大部分高階主管年齡比我大,但由於他們來自世界各地,反倒沒有中國人常見的階級觀念,認為我年紀較小而出現輕視的態度。

 

問:未來賽維和台灣的公司會展開什麼樣的合作嗎?

答:我們剛和母公司設在台灣的昇陽光電有初步的合作,從上游的矽片擴展到下游的太陽電池,昇陽光電現正在新餘蓋廠。

台灣的客戶一直也是賽維比較重點的市場,我們非常關注與台灣的客戶發展長期的關係。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