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今周刊

一生不斷尋求突破 成就最佳作品

朱銘撐著傘,站在他的新作品「居禮夫人」前,她牽著腳踏車,秀麗的臉龐沐浴在台北縣金山鄉綿綿的春雨裡。

朱銘凝視她的臉,用手輕輕地將她鼻頭、嘴唇的水珠拭去。

朱銘版「科學園區」

二月底,當代雕刻大師朱銘,將在位於金山的朱銘美術館新開闢的「科學園區」,推出新作「人間系列——科學家」。趕在開幕前,朱銘做最後的巡禮。雪白的雕像,襯著濛濛山景,靜立雨中,顯得既熱鬧又孤寂。

科學家雕刻系列共計有中國四大發明家,加上西方的牛頓、富蘭克林、法拉第、愛因斯坦、愛迪生、居禮夫人,以及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等十一人。

四年多前,他在「三軍系列」之後,便開始進行中國四大發明家創作,他上天下地,甚至遠赴大陸找資料。如今作品擴充成中西共融的盛大規模,朱銘有點得意地說:「噢,這可是全世界最偉大的科學園區,你看世界上有哪個園區,能夠把這些人都一起請來。」

一雙「做事人」的手

能夠把這些諾貝爾級的科學家都請來的,當然只有朱銘。他是當今華人世界最具名望的雕刻大師,二十多年來早已譽滿全球。二○○七年,他的(太極大對招)及(太極起式)兩件作品,在香港佳士得以一千四百多萬港元(約合新台幣六千一百萬元)成交,創下華人雕刻作品有史以來的天價。

現在,七十三歲的朱銘頭髮越來越灰,鬍子越來越白,只有他的手越來越靈巧,彷彿有自己的意志及生命。

「快刀」絕技,渾然忘我

「我在下刀後,噎,忽然發現另一種方式更好,不是原來想好的,是瞬間的,微小的岔出,我就順其自然,隨遇而安地做下去,好比雕刻遇到木材上有一個瘤,我就留下來,一點一滴從這個瘤開始發展下去,找到新感覺,做出超越想像的作品。」

這種創作態度,對朱銘來說,是極具中國精神的,和西方擅長的理性計算截然不同。朱銘說:「快刀,每一刀下去不可能後悔,只能精準。」

傾聽材料,學活的藝術

很多人都好奇,朱銘何以有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?

「人要學活的藝術,不要學到死的,好比讀書要讀活的,不能死讀書。」朱銘解釋說,每一種材料,有每一種效果。他刻木頭,一定會刻到木頭開口對他「講話」,他做不鏽鋼,一定玩到不鏽鋼開口「講話」。直到某一天,他手裡的材料不再開口講話,能給他的訊息越來越少,他就再換另一種材料。

丟,是一輩子最大的能耐

前兩天,我們到中部山區採訪朱銘時,他頭戴一頂繡有古巴革命英雄切.格瓦拉頭像的帽子。而他的一生,也彷彿是在革自己的命。

一位藝術家成名後,他的風格、名聲、誘惑、掌聲,都可能成為無法戰勝的心魔。但朱銘不同,他喜歡「自廢武功」,一旦發現自己太過依賴一種東西,就努力甩開,追求絕對的自由。「其實我有一個法寶是最厲害的,就是『丟』和『放棄』的功力,這才是最難得的。」

藝術是自我的修行

朱銘說:「我做什麼,決定什麼,都有一種非要做到不可的決心。」一輩子心血投入,如今,「國際藝術家」這個夢想他早已達到。

這一天,天氣極好,朱銘和我們坐談青山環繞間,灰髮從他的帽緣外竄出,確有幾分老態,但憨厚的臉,笑起來,竟有幾分童真。...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