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親變事主,電宰大王身兼早餐店大王

卓元裕認為加盟事業的基礎建設是決戰關鍵

 

喜歡吃現煎台式漢堡的消費者幾乎都吃過麥味登,麥味登是國內單一品牌據點數最多的早餐連鎖店,外界鮮少知道,麥味登曾經是一家瀕臨倒閉的公司,由卓元裕所經營的超秦實業,曾是麥味登最大的供應商,由於貨款積欠過多無力償還,最後卓元裕只好接下來自己做,他笑說:「我是公親變事主啦!」卻一路從接手的一百店,至今已達到一千五百店規模。

 

「聰明的和笨的走得一樣遠。」白手起家的卓元裕以勤能補拙來勉勵自己,認為速度不一定要最快,但每個腳步都一定要踏實;超秦是國內第一家專業雞肉電宰廠,從電宰大王到早餐店大王,對卓元裕都是一連串的「意外」,造就現在年營收二十億元的超秦集團。

 

家裡開磚窯廠的卓元裕,原本生活還算富裕,但他對磚窯事業沒有興趣,二十四歲就把家裡的生意交給弟弟,自己與朋友出來開公司做動物藥品銷售,因此賺到不少錢。原本準備要風光結婚,卻在結婚前幾天,突然被倒帳六百多萬元,聽到消息他整個人都傻住,「根本不敢給家裡的人知道,太太是嫁過來之後,才和道自己嫁給一個負債六百萬元的人。」

 

結婚前夕被倒帳 為償債一腳跨入農畜業

然而,危機就是轉機,卓元裕背著家人偷偷買了一部破舊的小發財車,為了多賺一點,除了繼續銷售動物藥品,還順便拿客戶的小雞去賣;他說當時的毛雞市場資訊很少、價格不透明,小雞的價差很大,從中賺到不少錢,沒想到債還清後,小雞的生意愈做愈大,反而成為他事業的開端。

 

「開始做小雞後,就發現台灣雞肉產銷嚴重失衡,只有興建電宰廠才能解決問題。」卓元裕發現,國內毛雞生產數量每年不同,市場經常會出現供過於求或供給不足的問題,造成雞肉業者的損失,只有透過電宰作業,把屠宰後的雞肉低溫保存,才能調節市場產銷失衡的問題;不過,當時國內根本沒有雞肉衛生電宰的概念,卓元裕帶著廠商到日本考察,自行開發電宰設備與設計流程,投資六千三百萬元,於一九八六年成立台灣第一座雞肉電宰廠。

 

卓元裕沒想到,電宰廠風光落成之後,卻也為他帶來人生最艱困的挑戰。「大家都習慣買現殺的溫體肉,沒有人要買冷凍雞肉。」超秦每天電宰出一批批的雞肉,全部囤放在冷凍庫裡,三、四個月都賣不出去,銀行的態度從支持轉向收手,「雨天收傘讓我頭痛得不得了,差點就決定要收掉不做了!最後是父親出手幫了我。」

 

摘自:財訊月刊

 

卓元裕的父親不忍看他每天為錢奔波,在最後一刻拿出三千萬元解決資金缺口,要他再撐看看,果然就讓他熬了過去。在麥當勞、肯德基等國際速食連鎖店先後進入台灣市場之際,對於雞肉處理的要求很高,立即找上具有合格電宰設備的超秦,一夕間電宰雞肉價格扶搖直上,不僅立即清光了庫存,在市場爭相跟進的趨勢下,知名超市、學校團膳都來找超秦合作,電宰廠也如雨後春筍般在台灣愈蓋愈多。

 

歷經過多次事業起伏,卓元裕更深知穩健經營的重要,不只落實在製造業,連經營早餐店也是如此。「想知道這家早餐店是不是要長久經營下去,去看加盟總部就知道。」卓元裕堅持,經營加盟事業一定要有完整的後勤物流系統、採購與教育訓練的機制,雖然零售業的市場變化很快,但這些都是加盟事業的基礎工程。

 

麥味登貨款收不回來 索性接手經營

「最早因為欠我們太多貨款,乾脆接手過來做。」卓元裕談起這段公親變事主的往事,當時他只是單純想像早餐市場應該很大,但接手後幾乎所有的人員都走光,技術與經營根本沒有傳承,第一年虧了很多錢,「最後我自己撩下去做,全部從頭開始,第二年就可以賺錢!」

 

轉虧為盈的關鍵,就是與超秦的資源整合。為了能快速地把原料配送到全台,麥味登共用了超秦的物流倉儲系統,發揮集合採購的效益,商品開發更有超秦在肉品製造上的優勢,「國內第一片用機器做的漢堡肉,就是超秦為麥味登量身訂製的。」

 

架構好基礎後,麥味登從二○○○年開始快速成長,至今成為單一品牌據點最多的早餐連鎖店,十五年來麥味登順應消費趨勢,逐漸從傳統的早餐店,轉型為以養生為訴求的餐飲店,現在年營規模五億元,每股稅後盈餘可達二元,過去要靠「富爸爸」撐腰的麥味登,現在獲利率比超秦還要好,超秦反而「母以子貴」,卓元裕也計畫等待適合的時機點推動麥味登上市。

 

「超秦不是什麼大集團,卻可以在夾縫中求生存,機動性就是台灣中小企業的精神,當然,很多事其實也都是緣分啦!」卓元裕計畫在五年後,將麥味登的店數倍增至三千店,電宰事業則受限於市場規模不再擴張,誰也想不到,當時硬著頭皮接下來的爛攤子,卻成為推動卓元裕事業成長的火車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ookstart 的頭像
bookstart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