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今周刊

認真活過每一天的祕訣

二月十九日,《今周刊》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邀請吳念真和王偉忠對談,由《今周刊》發行人謝金河主持,現場座無虛席,吸引近千人,前來聆聽這兩位影劇圈的重量級人士分享他們的人生智慧。以下是對談的內容摘要。

謝金河(以下簡稱謝):行政院主計處公布去年第四季經濟成長率是負八.三六%,是中華民國有統計以來最恐怖的經濟衰退。去年一年,台灣非常苦悶,台灣到底剩下什麼?我們請來吳念真和王偉忠一起談談如何面對這場困局,共同分享在日子苦悶的情況下,如何活得精采。

吳念真(以下簡稱吳):雖然我念的是會計,也會看看報上的金融消息,可是總覺得那些事情與我無關。十六歲之前覺得自己滿幸福的,因為住在九份的村子裡,所有人都一樣窮,所以日子過得很愉快。

談度過苦日子》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

我第一次感覺到「窮」這件事,是考上初中以後。基隆中學規定要穿制服,因為我只有一套制服,所以整個禮拜不能打球,禮拜六下午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洗制服。那時候我才發現,原來人家都有三套制服。我的襪子穿破了以後,就把襪子前面剪掉,只穿襪筒,再穿上球鞋。有一天學校下午身體檢查,我鞋子一脫下,全場爆笑。突然有一個人說「土台客」,我們兩個人就衝出去打架。我想說的是,因為沒有比較,你不知道自己窮;比較以後,就知道自己很糟糕。

我十六歲離開家到台北工作,總覺得生活是壓抑的。以前找到工作以後一定是一直做,即使老闆很凶,常常侮辱你,也要忍耐,等找到下一份工作才可以換工作。我要求自己一定要把今天認真過好,以後才有希望。從以前到現在,每一天我覺得都活在一種危機當中。趙二呆在書裡說:「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」,我發現我真的是用這種態度在過日子。

物質匱乏,情感連結反而深刻

我們這一代有一個特色,就是我們是奉養父母的最後一代,也是被子女棄養的第一代。我們這一代開始不再期待兒女會養我們,因為知道他們未來會很辛苦,所以希望他們把自己的日子過好,不養我們沒關係,我們會自己想辦法。

我曾經問同輩的朋友:現在買什麼東西會讓你快樂?所有朋友發現:沒有耶!那做什麼會快樂?我發現大家要求都很簡單,例如休假一個星期,都沒有電話進來。突然我體會到一件事:好像這樣活著也滿健康的。第一,我不跟別人比;第二,我只跟以前稍微比一下。我媽媽說過一句名言,她說:「再窮會比以前窮嗎?」我覺得與昨天的自己比就好了,例如昨天做了一件事,今天做這件事是不是能比昨天好?

謝:現在很多人很苦悶,要怎麼找到出路?

吳:過去一、二十年來,台灣的經濟發展過程中,好像都在教人怎樣快速成功。例如,我一輩子沒想過我會去做舞台劇,或去當導演、當編劇,這些工作都是自己跑出來的,叫你做,你就認真把它做好。

混亂的年代,凡事得靠自己

在這個時代,誰能幫你忙?答案是「你自己」。台灣有史以來,老百姓永遠比政府聰明。大陸有一句順口溜說:「人窮不要怪政府,人醜不要怪父母 」,所以我從來不怪我父母,我也不太怪政府,政府不要找麻煩就不錯了。大家常期待英明的政府幫自己做什麼,我覺得應該先回顧你自己,先想自己有多少存款?失業了可以用多久?如果一個月縮減支出到多少錢可以用多久?這個過程中還有什麼可以做?我此刻面對某件事,把它做好就好了。

謝:有一位觀眾的女兒今年高一,很有正義感,常替同學抱不平,所以常惹老師生氣,說她傲慢自大、目中無人。惡性循環之下,她對老師、對學校失望。請教兩位爸爸,如何與現代的年輕人溝通?

談教育孩子》放對位置,表現會更好

王: 其實,小孩和植物一樣,每一位小孩子開花的時間不太一樣,所以你一定要了解你的孩子是怎麼回事。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小孩,其實就是放對位置或放不對位置,我如果被放不對位置,今天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。

我們常把自己認定的價值變成一個標準。所有企管書都在教你,幾歲之前應該變成什麼樣子,如何在對的時間去買對的股票,父母親希望小孩子念什麼系,學校認為幾分才是好學生。最後你會發現,台灣什麼樣的角色最多?沒用的知識分子最多!教育沒有教我們如何做認認真真的人。你有沒有看過路邊掃地的人吹著口哨、快快樂樂地打掃?沒有!每個人都認為做這種工作是無奈。在餐廳吃飯,工讀生送上客人所點的餐點時是用丟的,為什麼?因為他覺得「恁爸就是衰才會做這種事。」這樣其實他沒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得好。

謝:「光陰的故事」、「超級星光大道」、「舞林大道」以及「全民最大黨」等節目的創意,是從哪裡來的?

談創意來源》台灣的生命力:韌性強,不投降

王:會製作「光陰的故事」,是因為台灣的四、五、六年級生在長大的過程中,有各種酸甜苦辣,很精采。我覺得愛情、友情、親情這種東西永遠不會沒有,而且最重要的是,你的成長過程一定和別人不一樣。所以每一個人一定要珍惜自己、自己的家族和周邊的事情。

至於「超級星光大道」和「舞林大道」的發想,則是因為我經常在街上晃蕩,看到小朋友都在跳舞,我覺得很好看。我觀察娛樂圈,發現現在一定要同時會唱歌和跳舞,才能闖蕩華人的演藝圈。台灣的產業並不多,我一直認為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地方,台灣的自由民主會幫助很多人的創意,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所以台灣的演藝工作有機會變成一種產業。台灣的娛樂業在任何華人地區都受歡迎,在我的工作範圍內,我想培養台灣一些從事影視工作的年輕人。

談失業和退休》靜下心來,檢視人脈地圖

謝:現在經濟不景氣,請問你給失業的人什麼建議?

王:我建議這些人先靜下心來,不要去抱怨,把自己的人脈地圖打開,看看誰能夠幫你的忙,有時是實質,有時是心情上可以幫忙。

我在職場上也很多次覺得自己做得很好,別人卻不給機會,到四十幾歲還有過這個狀況。我也曾經半夜起來,坐在椅子上,想明天該怎麼辦,下一步該怎麼走。而且社會上有很多資源可以去使用。得意的時候多做點事,不得意的時候多讀點書。真的不得意,至少把自己的身體給搞好,我覺得這可能是面對社會、失業一個比較有用的辦法。...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