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天下雜誌

 

台北市,光復北路的丹堤咖啡內,常常有一個戴著黑框眼鏡、留著小鬍渣、穿著氣墊籃球鞋的小夥子,點一杯拿鐵坐在窗邊,對著蘋果MacBook Air啪嗒啪嗒打字打個不停。他說起話來有點無厘頭、偶爾帶句髒話。在旁人看來,他是個沒有特色、還算規矩的都市青年。

但他卻是台灣近三年最暢銷的作家:九把刀,本名柯景騰。

我是很快樂寫小說的人

有人說,他的品味平凡,金庸、倪匡、井上雄彥的《灌籃高手》、徐克的「笑傲江湖」都是他的最愛。有人說,他的小說深度不足,一次又一次與青春訣別。但,卻沒人能否認,他連續三年穩居金石堂最暢銷本土作家、數萬名高中生、大學生敬稱他「刀大」的事實。

「我不是很努力寫小說的人,我是很快樂寫小說的人,」自稱是「典型的自我快樂主義者」的柯景騰說。

年僅三十歲的柯景騰,把寫作當作娛樂自己的手段。最痛苦的研究所重考期間,他只要念完一章社會學原文書,就寫三小時的小說來犒賞自己。即使在收入最少、一個月賺不到一萬塊的時候,仍每天專注寫足五千字。

自從發表網路小說《語言》後,八年間,柯景騰已出版四十八本小說。最多產時,曾經十四個月連續出版十四本書。在這個閱讀免費、文字氾濫的網路時代,他征服了高中生的抽屜。「很家常菜的故事,九把刀卻硬是有能力讓你花錢去購買他的人生經歷,」知名作詞家方文山寫道。

隨時隨地進入寫作

柯景騰的多產,得歸功於他的專注。柯景騰總是開多個視窗工作、同時多線思考,卻一貫專注。只要一打開電腦,他隨時隨地都能找到寫作的座標。即使是在與明星的喧鬧聚會,要不是為了維持他恰如其分的禮貌,早就抽出從不離身的筆記型電腦,開始寫作。

「我的大腦就像是一排閃著紅燈的延長線,上面有好幾個電源插座,各自標示著不同故事題材需要的能量。每次開啟新的故事,只要將插頭接上插座,啪嗒一聲,就開始想像力的冒險,」他自剖。

打開柯景騰的電腦,進入名為「靈感」的檔案夾。裡頭,森然羅列了諸家名言、恐怖故事、愛情、武俠、偵探推理、童話等等的檔案夾。裡頭收藏的,有余光中說過的「成語是文化的現鈔」、一格格經典漫畫片段、手機隨性拍下的照片……就是這些後現代拼貼,平時充飽了電力,讓柯景騰一開機就行雲流水、汪洋肆恣。

純粹的快樂、純粹的專注、純粹的夢想,造就九把刀。在實踐大學開課、常對高中生演講的柯景騰,仍然喜歡這麼說,「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,才有被實踐的價值。即使跌倒了,姿勢也會很豪邁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