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自:天下雜誌

三十六歲,獅子座,電影製片人。賣過靈骨塔,拉過保險,現在看到報紙人事版還餘悸猶存。受到楊德昌與陳國富的啟蒙,「小魏」固執地,「散盡家財」地,拍片。在他手下,霧社事件中的莫那魯道,還原了原住民的驕傲。挫折數不盡,但他說,「我有一種憨膽,不怕死,這是我最大的不同。」

山嵐飄渺的幽谷中,潺潺的溪水流過,神色堅毅的莫那魯道站在山頂,肩上架著獵槍,身後是被風吹得颯颯作響的紅色披風,及跨越天空的一抹彩虹。

一場MTV 

豁下十年命 短短五分鐘的影片,這是導演魏德聖的「賽德克巴萊」,泰雅語意思是「真正的人」。 為了這部影片,魏德聖賭上自己的青春,花了二百五十萬,揹著八十萬的負債,拍一個山裡的故事,一個被人遺忘的驕傲。

「我只是想講一個故事,故事說完,我就走,」魏德聖說。 在這之前,魏德聖沒有任何電影相關背景。遠東工專電機系畢業後,魏德聖當兵時認識一個世新的同袍,放假拉著他去看MTV,這一拉卻把魏德聖拉進電影的世界中,陷在十年的電影時光裡。

退伍後,魏德聖並不清楚自己要做什麼,只知道自己對電機沒有興趣,電影讓魏德聖有一個夢。「就像你在大海裡抓到一根浮木,雖然不夠支撐你,但你怎樣也不肯放了,」魏德聖形容當時的心情。

當時的魏德聖一心想打入電影圈。他寄上百張履歷表,每天在家等電話,二到三年的時間,都在圈報紙人事版,從最高的月入幾萬,圈到搬貨、倉庫管理,送報紙、牛奶。「我現在看到報紙人事版,心裡還會害怕緊張,那種感覺實在太不舒服了,」魏德聖苦笑著說。

後來魏德聖看到報紙在徵演員訓練班,花了一萬塊報名。那時的演員訓練班,其實就是臨演公司,學不到什麼真正的東西。有次來了個連續劇導演,要組一個動腦小組,請他們貢獻點子。

魏德聖說到當時的情形,「大家都很混,可是我很認真在想這些問題。」當時公司只有二個員工,從場佈、道具、製作助理、買便當,魏德聖一個人要做六個人的工作。但是到了這次,魏德聖算是入了電影這個圈子。「當時我才真正後悔得要命,」魏德聖說道,「這個環境會讓你想說,我千方百計進這行幹什麼,花那麼多時間入門,鬧家庭革命來台北,就為了一個愚笨的夢想,付出那麼多,弄得滿身傷。」

沒有退路,魏德聖只好往前衝。「拍片其實很辛苦,累得要命,但是影片完成的成就感,就像一個小小的甜頭,一次又一次,讓你捨不得離開,」魏德聖笑得複雜。 之後又跟拍幾部電視連續劇,魏德聖才遇到了一個真正引他入行的人-「麻將」的導演楊德昌。

「楊德昌讓我看到一種精神,」魏德聖認為。 當時在楊德昌底下工作,魏德聖其實是抱怨連連。因為楊德昌是有名的脾氣不好,經常脾氣一來,就開始發飆,幾乎所有人都領教過他高標準的要求,及直接的個性。

楊德昌教堅持 陳國富教放手  

楊德昌拍「麻將」時,可以為了一個鏡頭耗上四天,拍到所有的人都在祈禱,不要再出差錯。魏德聖事後回想,「楊德昌給我很大的啟發,他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,所以你在做一些事時,也會有一些堅持,會知道什麼叫不能妥協。」

「雙瞳」的導演陳國富則教會了魏德聖,什麼是放手。

當時魏德聖以「七月天」入選純十六影展和台北電影節,陳國富看過「七月天」後,就找來魏德聖,擔任「雙瞳」的副導,讓魏德聖有機會接觸到好萊塢的製作方式,陳國富也願意放手,讓魏德聖去磨自己的本事。

「我們應該放大我們自己的格局,不要以為做不到,真的做不到再來變,」魏德聖說。 魏德聖把早就寫好的「賽德克巴萊」劇本,重新找出來。「賽德克巴萊」是一九九七年時,魏德聖無意間在電視新聞,看到幾位原住民,在雄偉的政府機關前抗議。

「他們看起來那麼剽悍,小腿的肌肉糾結,但在都市裡,他們卻是如此渺小無力,」魏德聖說。 強烈的對比震撼,促使魏德聖思考,什麼讓原住民失去本有的驕傲? 魏德聖在歷史中找到了答案。在霧社事件的莫那魯道身上,看到一個族群的臉譜,一種對族群的驕傲,泰雅族乾淨俐落的形象,讓魏德聖有另一種想法「一般人只在傳統的公式,去看這個題材,而不願意從另一個角度去觀看,有沒有可能創造一個新的公式?」魏德聖想。魏德聖以莫那魯道的生平,與霧社事件為背景,以史詩風格呈現,做為一個「賽德克巴萊」──真正的人,是何等重要的事,原住民族群如何靠著信仰與祖靈的庇護,堅強又驕傲地生存下去。

到底要證明幾次 別人才會相信我?

拍攝「賽德克巴萊」預估費用二億元。所有的人都跟魏德聖說,「你不可能做到。」魏德聖花二百五十萬,拍了一個短片,告訴大家他可以做到。做到之後,許多人跟魏德聖說,「你拍完了會賣不出去,這個題材沒人要買。」

魏德聖有些無奈,「我常常在想,到底我要證明幾次,別人才會相信我?」「但我不想待在同一個地方,我要往山頂的方向走,」魏德聖指著遠方。 魏德聖可以待在台南,做安定的電機工作,他也可以選擇,當上連續劇導演,固定接片,或者當一個電影導演,拍幾百萬的劇情短片。魏德聖偏要做一個遙遠的夢,到達一個目的地之後,又看著下一個遠方。

朋友常說魏德聖是瘋子,但當魏德聖把那五分鐘的短片拿回去放時,那些還在剪接室做助理的朋友,不約而同地說,小魏都在拍這個了,我們還在這做什麼?他們也開始覺得要做一些關於自己夢想的事。「跟同輩比起來,我最大的不同,就是我有一種憨膽,不怕死,」魏德聖笑著說,「我很有信心,也一樣會害怕。但只要一個人有夢想,就會忍受很多狗屁倒灶的事。」

因為資金的關係,「賽德克巴萊」還不知能不能成功開拍,但魏德聖沒有後悔。「因為想講一個故事,所以我練習當一個導演,去執行一個夢想,這是一股衝動,也是一種動力,」魏德聖灑脫地說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新竹縣私立台元科技幼兒園

bookst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